首頁 > 文化 > 文化 > 正文

林紓家書:父母愛子,匪所不至

核心提示: 隨著現代通訊技術的發展,曾綿延千載、情抵萬金的家書,逐漸淡出了當代人的日常生活。不過,書店架上,仍??梢姷浇F代名人家書的身影,例如《曾文正公家書》《梁啟超家書》《傅雷家書》等。

畏廬老人的父愛溫情,教子的良苦用心,跨越百年仍不褪色。這些浸透著拳拳愛子之心的文字,也顯露出林紓“迻譯泰西”“傳經門左”之外的另一面形象。

林紓夫婦與林璐、林璿(攝于1904年)

畏廬老人的教子用心

隨著現代通訊技術的發展,曾綿延千載、情抵萬金的家書,逐漸淡出了當代人的日常生活。不過,書店架上,仍??梢姷浇F代名人家書的身影,例如《曾文正公家書》《梁啟超家書》《傅雷家書》等。

商務印書館“碎金文叢”第三輯中《林紓家書》,是為又一位近代大家的家書結集。書中首編收104封信札,包括林紓寫給女婿鄭禮琛、長子林珪、三子林璐、四子林琮的75通家信,格言性質的《示林琮書》25紙,以及《訓子遺書》4通;次編為林紓批改之林琮古文習作13篇。此外,附錄了林紓所作相關詩文,以便讀者與兩編內容對照;另有林紓之侄林實馨對一封訓林琮書的介紹《畏廬老人訓子遺書》,以及林紓之孫林大文的回憶文章《后人心目中的林紓》;最后則是本書編者夏曉虹、包立民二位先生所作閱讀札記。

展卷讀來,畏廬老人家書中的父愛溫情,教子的良苦用心,跨越百年仍不褪色。這些浸透著拳拳愛子之心的文字,也顯露出林紓“迻譯泰西”“傳經門左”之外的另一面形象。

▲ 林紓譯《巴黎茶花女遺事》(商務印書館館慶120年紀念特藏,據1928年第5版制)

1935年,吳汝綸之子吳闿生曾為林紓1923年5月17日的一通《訓林琮書》撰跋,言“畏廬老人,文章道義,皆為當世所重,吾往年猶及與翁周旋,今讀此札,彌服其內行之篤,持教之嚴,恍見翁燈下奮臂時也”。

綜觀本書,“內行之篤,持教之嚴”可謂林紓一貫的教子風格。林紓共有七子五女,長女林雪和次子林鈞早逝,《鄭氏女墓志銘》、《鈞壙銘》記述了他對亡女殤子的無限哀傷,而所存百余份訓子書,則寄寓了其對后輩的殷殷期望。

這批信札中,最早的是作于1898年至1900年的《寄鄭禮琛婿書》七通,最晚的是1924年10月8日林紓臨終前指書于林琮之掌的遺言“古文萬無滅亡之理,其勿怠爾修”,前后跨度20多年;而它們的來源也有多種,除主體部分來自林大文所存《畏廬老人訓子書》和《示林琮書》外,另有數信錄自《畏廬續集》、《貞文先生年譜》、福建省圖書館所藏《畏廬尺牘》抄本、中國現代文學館藏林紓手稿等。

編者將這些散見的書信輯錄為一體,完整地將林紓存世家書呈獻給讀者,從中也體現了一位文化大家的家教之風。由這些家書,亦可知這位在新文化運動中奮起抗爭的“傲骨原宜老布衣”的衛道士,在子女面前,仍是“可憐天下父母心”。

▲ 林紓像

在林紓看來,“人子之在父母心頭,較之性命尤重”,站在為子女考量的角度,林紓也重新闡釋了“孝”的意義。其長子林珪為官,故謂“汝能心心愛國,心心愛民,即屬行孝于我”;三子林璐讀書,則言“汝之行孝,但有兩事,一保重身體,一學問有恒”。林紓屢屢勸勉兒子“衛生、勵學、敦行,以慰二老之心”,并以自身為范,教子“時時葆其天良,慎其言語,留心于倫常”,字句間透著一位父親慈愛的目光。

《戰國策》言:“父母之愛子,則為之計深遠”。林紓愛子,首先就體現在對子弟學問人格和前途出路的關切上。林紓雖以古文為安身立命之所,然面對現實,亦有開通之處。他明白“方今舍西學外,萬無啖飯之地”,將林璐送去青島、天津讀書,勉其“以七成之功治洋文,以三成之功治漢文”;對延續古文命脈寄予厚望的林琮,也不得不為其長遠計議,請人教讀英文算學。

林紓雖對其子有著不同的期待,然而念子情切的心是一致的。他希冀林琮“努力向學,紹余書香”,對于“似朽木難雕”的林璐,雖其“累累不聽吾言”,而“吾心亦未嘗一刻灰冷”,在信中循循善誘,再三叮嚀,足以顯出為父的苦心。尺短情長,一封封跨越百年歲月的書信,傳遞著一位父親對后輩的點滴關懷與殷切期待,雖歷經風雨,仍不失其價值。

林紓自言“父母愛子,匪所不至”,“一分一寸,無不著意”,可謂道出心中萬千關切。他倚門倚閭盼外出就學的林璐之信,對其生活用度也刻刻掛心,細致到不斷提醒兒子買棉鞋、蓋被子、吃水果,再三叮囑兒子不要看夜場電影以免違反學堂規矩,不可坐船游玩以防失足落水。林璐曾不慎被竊七十元錢,這在當時是一筆大數目。林紓不僅沒有責怪,反而立即匯款,并接連數信強調勿予追究,以免遭人暗害,瑣事中透出深切的愛子之心。

▲ 林琮結婚照

對于林琮,林紓更是“胸中有千言萬語,見汝時愛極,防說之不盡,故時時書一兩紙示汝”?!读旨偧視肥珍浟?3篇林紓批改的林琮古文習作,字句的斟酌刪改,“語語真摯,頗肖乃翁”、“好為之,吾頗以斜川望汝也”等評語,足見其對林琮古文研習的重視與信心,直到林紓逝前之遺訓,仍強調“琮子古文,萬不可釋手,將來必為世寶貴”。遺憾的是,林琮34歲早逝,終未能達成父親的寄望。這些訓子書與批改之文,卻成為直觀體現林紓傳授古文之道的重要材料。

《林紓家書》翔實地記錄了林紓所經歷的時代和日常生活。雖然林紓身為文人,信中再三告誡兒子小心謹慎,“來書勿談國事”, 家書里關切時局人物之處不多,但卻呈現出林紓最真切的個體生命經驗,同樣極具史料價值。

▲ 林紓批改林琮《嚴幾道先生傳》

夏曉虹教授《閱讀林紓訓子書札記》已經指出林紓訓子書與林琮所作《嚴幾道先生傳》對研究林紓與嚴復關系的重要意義;在研究生課程《近代文學研究》之“未刊手稿的價值——以林紓與梁啟超為例”專題中,則專門講到林琮所作命題作文《送世叔高夢旦先生南歸序》與《僭擬螺江太傅甲子重宴鹿鳴詩序》與林紓交游的關系。

在本書的整理過程中,陳平原教授即據其中述及大學堂之事的七封信件,考察了林紓被解聘前后的人事糾葛和心境變化 (陳平原《林紓與北京大學的離合悲歡》,《文藝爭鳴》2016年第1期);筆者也曾蒙夏先生慨允,由四封林紓家書,探求民初北京一樁刑事案件 (宋雪《法制肇建時代的新聞追蹤與社會觀察——民初北京陳繩被害案背后的文化心態》,《漢語言文學研究》2015年第3期)。此外,這些家書也從側面反映出社會新變對傳統士人家庭的影響,以及林紓的日常工作、收支用度、觀念心態等,對于相關研究也將有所裨益。

本書所收信札、作文,相當一部分為首次整理面世。在書前《小引》中,夏曉虹教授簡述了編注的工作程序,并自言是書“為我至今所編書中費力最多的一冊”。 編選整理近代學者文人的著述資料,是夏教授學術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她先后編校過多種資料集,為學界貢獻出一批精審之作。這冊與包立民先生合作輯錄編注的《林紓家書》,同樣具有高度的學術價值。

原信散亂無序,“不但缺少年份,有些并月日亦不齊備”,即使注有日期,也有陰陽歷并用的情況,因而排定次序時,唯有依靠內文考證確定系年與日期。而偏偏林紓教子“尺牘中萬萬不可論及時事”,所述人名往往又非全名,因而這項工作變得尤為繁雜,只能依據其中所記人事進行核查。例如,1913年4月12日之《訓林璐書》,日期乃據信中“余本日在梁格莊旅店中”一句,聯系林紓《癸丑上巳后三日謁崇陵作》與《宿梁格莊》二詩而確定;1913年10月23日之《訓林璐書》,是據信中“叔伊年伯之侄三眉,陰通叛黨,意圖不軌”的記錄,通過報刊新聞還原出陳衍之侄陳周膺謀刺袁世凱之事,進而敲定落款的陰陽歷。

這本小書通過注釋,還原了相關歷史人物與事件,在使這些歷經百年的文字更具可讀性的同時,也頗便學者利用——這些考索工作,使研究者盡可以按圖索驥,而不致在蕪雜的故紙堆中迷失。

此外,《林紓家書》中的《示林琮書》將林紓手跡與整理標點的文字對照,兼具書藝美感與閱讀便利;對于林紓所批改的古文習作,則將原件彩色復制插入,并在整理本中分別標注出林紓的圈改、評點與批語,以“左圖右史”的方式呈現出來,方便讀者對照和體察其中的細節。畏廬老人“刻刻在心”的子孫之愛,經編者細致用心的編排,得以完美地再現。

【作者為北京大學中文系博士生,原刊《文匯報·筆會》2016年7月15日,發表時有刪節】

《林紓家書》

林紓 著

夏曉虹、包立民 編注

商務印書館2016年5月出版

內容簡介

林紓既為當世所重的翻譯大家,又是后人稱道的古文殿軍,身處中西文化之間,對于二者的態度又頗可玩味。本書以家書這一特殊的視角,進入這位文學家的內心世界。其一為訓子家書,共104通。信中林紓向子輩傳授處世之道,可見傳統教育的理念和方法,也透露出社會新變于傳統家庭的沖擊。其二為經林紓批閱的林琮作文13篇,展示了林紓教讀古文的方法及評判標準,可感其力延古文之一線的殷殷期許。書中所收書信、作文多為首次整理,由北京大學夏曉虹教授和包立民先生輯錄,并進行校注和導讀,深入詮釋了林紓家書的珍貴價值。

作者簡介

林紓(1852—1924),字琴南,號畏廬,別署冷紅生,福建閩縣(今福州)人,近代著名文學家、翻譯家,桐城派代表人物。大量譯介西方文藝作品,借助他人口譯,以文言翻譯歐美等國小說一百八十余部。譯作《巴黎茶花女遺事》出版后,轟動全國。著有《畏廬文集》《春覺齋論文》等。

來源:商務印書館

九乐棋牌手机版v10 六肖公式固定规律出肖 贵州快3走势图今天快3 j江苏7位数走势图 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 股票上午跌下午会涨 追光棋牌旧版下载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黑龙江36选7近100期 网络上什么兼职赚钱 金牛配资